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思路客小说网 www.xsiluke.com,最快更新穿越之后来居上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要的东西很简单,就是清白二字,”商慈收起笑容,清亮的眸子直视着冯氏,‘母亲’二字也没再忍着恶心叫了,直接道,“等老爷下朝归家,我希望夫人和二小姐能将如何陷害我下毒通奸的经过,完完整整地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!”冯氏恨声咬牙。

    “夫人还是认真想想再回答罢,我先回院子收拾东西,你有的是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商慈丢下这句,不顾冯氏的脸色,转身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沿着记忆里隐约浮现过的小道,商慈摸到了姜婉原本居住的院子,院子里初秋的黄叶落了满地,墙角结着蛛网,处处透着萧条。

    姜婉在府中的地位在不济,毕竟是嫡长女,首饰月例府中都是有定例的,冯氏也不好太过苛待,所以原主应该给她留下了不少的首饰家私。

    姜婉刚走不久,冯氏也不好太过明目张胆地开始吞财产,正打算不知不觉地悄悄转移,幸而商慈起了来这转一圈的念头,几个妆奁里存放着不少金银首饰还有少量的银票。

    虽说她现在不缺钱,但总好过便宜那对母女。

    商慈找来一块旧棉布,银票揣在怀里,首饰尽数倒在布上,小山似的一堆,妆奁、抽屉、衣箱如狂风过境般,被搜刮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就在守财奴商慈绞尽脑汁盘算着,怎样才能不给冯氏留下一分便宜可占的时候,冯氏的院落里又是另一番母女对峙的大戏。

    冯氏气得浑身发抖,姜琉老实地跪在地上,一双细眼里满是委屈和不服,冯氏已经开始长皱纹的指尖快要戳到她鼻梁上:“你怎么如此糊涂!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身份,道士是什么身份,你这真真是要气死我!当初姜婉的下场你也看见了,如今被人捉到了把柄,你爹爹最重名声,若知你与道士混在一起,你焉有命在!”

    姜琉被母亲说得羞愧,垂头抹着眼泪:“爹爹疼我,断不会像对姜婉那般对我……”啜泣了一会,又小声倔道,“身份怎么了,我这般身份,人家还不要我呢……”她说得是真话,她只记得那日李贽把她约出来询问姜婉的生辰八字,她告诉了李贽后,李贽前脚接过,后脚就与她彻底划清了界限,言语间的冷淡生疏,令姜琉心碎欲死。

    她爹爹是五品朝官又有什么用,依旧不能让李贽放弃修道的念头,姜婉忿忿地在心底抱怨起出身来。

    听着女儿如此忤逆愚蠢的话,冯氏两眼一翻,险些被气昏过去,缓了半天,才以手撑额,长长地哀叹了一声,从牙缝里挤出声来:“为了护住你的名声,娘这多年的脸面也要不得了,一会儿随我去向你爹爹赔罪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姜芸章下朝回了府,发现家中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寻常,迈过府门,遥遥看见妻子和女儿姜琉并肩站在主厅等他,与她二人同站在一块的背着包袱的女子,竟然是已经被撵到尼姑庵里的大女儿姜婉?

    姜芸章明明是一介文官,却生得五大三粗,浓眉阔嘴,俨然一副武官的气势,大步流星地走进厅堂,扫了她们三个木桩一眼:“都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冯氏和姜琉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抖抖袍子坐在太师椅上,姜芸章有些不悦地看向商慈: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商慈偏头瞥向她母女二人,冯氏咬咬牙,当即拉着姜琉跪下,丧着脸:“老爷,妾身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直说便是,何必跪着……”姜芸章因刚下了朝的缘故,只觉喉咙有些干渴,伸手去端桌上的茶水,而冯氏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伸出去手僵停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冯氏深吸了口气,一梗脖子,快刀斩乱麻地将一切都交代了:“当初琉儿生病,是她误食了东西,是我借此做文章,嫁祸到了姜婉头上,而她和下人陈志苟且一事,也是我买通了陈志和她院子里的丫鬟,趁着夜色,让陈志进了她的屋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她娓娓说来,姜芸章从一脸震惊到满脸怒容,悬在空中的手就势拍在桌上,他腾地站起身: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商慈挑了挑眉,听冯氏这话,似是把所有的罪责都拦在了自己身上?她当初可记得,下毒装病那一遭,可是姜琉自己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夫人,虽然理解你袒护女儿的心意,但是我希望你说出来的是,原原本本的真相……”

    从姜芸章进屋后就有些魂不守舍、就差把忐忑写在脸上的姜琉,见商慈逼问冯氏,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姜婉!你这个贱人!休要拿我和李道长的事作把柄来威胁我娘……”

    冯氏简直要被她气绝,连忙飞扑过去用手捂住她的嘴。
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